打造区块链证据采信新规则

区块链证据的审查与认定规则

对于区块链证据,应在科技和法治秩序双看重野下,遵循区块链技术和证据法规范交互融合的路径,构建区块链证据采信的新型规则,以便达成区块链证据审查与认定的规范化。

一是区块链证据适用自我鉴真规则。在英美证据法上,自我鉴真限于书证,区块链存证技术无疑将改变这一传统规则。现在电子证据的采信基本依靠于国家公证,但对于上链后区块链存证证据,区块链分布式分类账技术自证其真的属性,有效弥补了电子证据易于篡改的缺点,从而避免了电子证据逻辑结构层次和物理结构层次真实性验证问题,在科学性与证明效率上更具优势。因此,上链后区块链证据可以通过自我达成鉴真,而无需借用外部信息,只须当事人提交的电子证据系由有资质区块链存证平台生成,且哈希值验证一致,即可推定区块链证据真实性。

二是区块链证据效力优先规则。区块链证据通过去中心化的技术方法有效弥补了以公证为中心的现有电子证据信赖结构,伴随司法机关对于区块链证据这一特质的常见承认,区块链存证规范将可能替代公证机构的公证职能。区块链存证规范可以对证据的信赖提供担保和背书,体现了“技治主义”与“法治主义”双重功能。在国内现行证据规范框架下,应当承认区块链证据的证明价值高于其他证据。这是基于对科技的认同,也应当是诉讼认识进步的应然结果。

三是专家辅助人的用。因为区块链的技术性特点,法官在某些具体应用场景下难免会需要有关范围专家的帮忙,司法机关和当事人可以邀请具备专门常识的人就区块链存证有关技术问题提出建议,司法职员也可以依申请或依职权委托鉴别机构也对有关证据问题进行鉴别,最后由司法职员综合各方建议审查认定区块链技术应用的适合性与证据采信问题。

四是区块链证据对孤证禁止规则的有限突破。鉴于区块链证据特殊的存储方法决定了对其记载事情的独特证明用途,契合了以意思表示为要点的法律行为的证明需要,同时满足了国内诉讼中对证据靠谱性的渴望,因而区块链证据在无相反证据状况下,可以认定该证据所要证明的民事法律关系发生、变更或消灭的事实。即便在涉嫌犯罪的状况下,如一些经济犯罪,案件事实的客观方面也可以认定。不过,鉴于认定犯罪需要主客观相统一,且需要达到排除合理怀疑的证明标准,仅凭一项区块链证据,显然是不可以认定被告人有罪的。

五是对区块链证据的异议。区块链技术决定了区块链证据可以自我鉴真,但并不意味着区块链证据不可篡改,特别是司法区块链证据存在肯定的固有安全风险。因此,有必要赋予他们当事人提出异议的权利和机会,允许其提交证据推翻区块链证据的真实性推定,由此达成区块链技术的信赖担保机能与风险防控能力之间的平衡。

国内司法实践中已经将区块链技术引入电子证据的存证,初步打造了关于区块链存证的临时性规范体系。这体现出国内司法实践密切关注科技的进步与变化,并积极予以规范上的回话。然而,这一系列的规范安排依旧打造在传统法律证明和中心化的信赖结构体系之下,科技的进步正在不断打破时间与空间的束缚,区块链存证代表了高度保留案件事实的技术证明思路和去中心化的信赖结构,现行法律需要吸收这部分一流的理念,以确立新型证据规则,从而可以减少诉讼本钱,提升纠纷解决效率,对审查和采信区块链证据形成规范性勉励。

区块链存证适用需要理念转变和规范革新

区块链存证作为一种法律工具,对于司法职员来讲,其主要价值在于适应新年代诉讼进步需要,提高诉讼效率。现在,区块链证据的应用逻辑还存在缺点,区块链存证机构的经营模式仍难以摆脱对公证的依靠。在操作中,当事人只不过通过存证平台向节点提交证据,但仍然需要通过公证才能产生预期“存证成效”。这并不可以真的发挥区块链存证技术有哪些用途,而只不过形式上采取区块链的名字,事实上回避了区块链证据的法律适用问题,将司法本钱转嫁给公证机构。

当今社会,不论是国家治理、企业管理还是人际交往,最大的本钱在于“信赖本钱”,司法活动亦是这样。区块链技术的真的革新在于打造了一种去中心化的信赖结构,其价值在于可以减少“信赖本钱”。区块链存证与其说是技术上的革新,不如说是理念和规范上的革新,只有当现行证据规则与区块链技术深度融合的状况下,区块链存证才大概发挥其作为法律工具的应有价值。

区块链存证需引入技术证明思路

国内传统证据规则使用的是“还原案件事实”的证明思路,这事实上是以事后为视角依赖证据链条还原并辨别出法律事实来裁判案件;而区块链存证是一种典型的技术证明思路,它所追求的是对案件发生时的事实使用技术方法保留案件信息,是一种依赖“同步存证”而形成的事实,这种同步证明的思路必然会给传统证据规则带来巨大的挑战。

当区块链技术进入司法环节,公权力部门的态度与政策直接决定了整个法律体系的变革走向。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网络法院审理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和《关于人民法院在线办理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有关区块链证据的特殊规定就是司法机关对于区块链证据新型规则的一种有益尝试。但,在司法实践中,区块链证据面临着“传统化”的尴尬局面,仍然使用“证据链+国家公证”的传统模式,借用公证机构的公信力为其背书,来认定区块链证据效力。这种做法间接地不承认了区块链证据的独立价值,并未因区块链技术而获得更高的可采性,反而提高了诉讼本钱。从本质上讲,这是技术证明和法律证明两种证明范式形成的矛盾。

上链前证据的真实性保障

区块链证据的链上存储具备阶段性特点,区块链技术的自证性只不过在上链后阶段发挥用途,对于上链前证据内容部分既未涉及也未能提供信赖担保。也就是说,区块链技术可以保证上链后的电子证据不被篡改,但却不可以当然保证上链前证据的真实性。因此,对于上链前证据真实性仍然需要予以证明,目的在于预防区块链证据的“原始失真”和“原始恶意”,进而从源头阻止不真实证据的链上存储。

区块链证据其实并非“全新”的证据,而是传统证据的演变形式,所有传统证据都可以转化为区块链证据形式,即传统证据通过区块链存证平台转化为电子数据并在虚拟空间予以保全。在此意义上,上链前证据真实性举证责任与传统证据之间并没实质性有什么区别,根据通常原则,由提出区块链证据的一方当事人承担举证责任。值得注意的是,在区块链年代,传统证据会很多地依靠区块链技术并生成区块链证据,上链前证据的真实性作为区块链证据证明能力的组成部分,假如完全根据传统的“哪个倡导,哪个举证”的举证方案,必然会加重提出区块链证据的一方当事人的负担,有违区块链存证的初衷,因此,需要改革质证程序来弥补举证责任分配机制。

与传统证据不同,对于很多上链前证据而言,特别是即时上链的证据和区块链本身生成的数据,司法机关的证明本钱明显低于当事人的自证本钱,这就需要司法机关以证据调取机制取代区块链存证证据质证程序。一方面,强化网络法院电子数据对接平台的构建,推进司法机关、当事人和存证平台之间的数据对接、证据举证和交换,当事人既可以自行上传电子证据,也可以请求司法机关依赖电子数据对接平台调取有关证据。另一方面,基于国内区块链存证平台均有公证机关与鉴别机构作为存证节点的现实状况,应当充分发挥其权威信用担保用途,保证上链前证据的真实性。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qingsonghu168.com/toutiao/20220108/405.html